欢迎访问中国机械资讯网!
食品机械网
当前位置: 首页> >单片机 >正文

全会未来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作用实录

2006年9月0-日,在国家发改委特别指导下,由中国企业联合会和世界经济论坛联合举办的2006中国企业高峰会在北京中国大饭店召开。会议主题是:“着力创新,持续发展:中国的创新之路”。新浪财经独家进行图文直播,以下为全会“未来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作用”实录: 嘉宾: Jean—pierre Lehmann(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发展学院国际政治经济学教授) Richid M.Rachid(埃及贸易及工业部部长) Kapil Sibal(印度科技与地球科学部部长) 竹本直一(日本财务省财务副大臣) 吴建民(外交学院院长) 主持人:诸立力(香港第一东方投资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世界经济论坛基金会董事) 女士们,先生们,大家好!我感到非常荣幸今天下午再次欢迎大家,同我们一起讨论非常令人鼓舞人心的话题,这个话题谈的是中国在全世界所起得作用的影响,无论是投资经济还是贸易,还反映在地缘政治方面,因此我高兴地告诉大家,我们现在在座的演讲嘉宾是最称职的嘉宾,他们今天下午有机会讨论以下这些话题,我现在向大家迅速介绍一下他们: Jean—pierre Lehmann,他是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发展学院国际政治经济学教授; 吴建民,中国外交学院院长,前驻法大使; Richid M.Rachid,埃及贸易及工业部部长; Kapil Sibal,印度科技与地球科学部部长; 竹本直一,日本财务省财务副大臣。他从APEC部长级会议赶来,参加我们的会议。 现在请主持人:副大臣向我们介绍一下APEC部长会议讨论的内容以及他们的对今后多哈会合有什么样的展望。 竹本直一: 女士们,先生们,我是日本政府财务副大臣竹本,刚才主持人邀请我介绍一下有关APEC部长会议,也就是在9月7号、8号刚刚开完的部长会议,一共是2个国家和地区代表参加了部长会议,会议讨论了各种各样亚洲太平洋地区的可能性,如果我们要一起合作,如果我们相互交换信息和想法,在会议上大多数的成员非常坦诚的,都希望多哈会议的谈判能够继续下去,只是一些少数国家,他们不愿意同世界上大多数的世界进行会合,多哈会议参加两百个国家,如果几是个国家大家感到疲惫和困难。我们现在看到日本国从三个国家达成双边的协议,只有三个国家,早早晚晚,我们希望,同过多国家建立自由贸易区,但是花很多的时间,考虑到现在的情况和现在的形势,多哈会合希望它尽早恢复,越早越好,我们希望2007年6月份恢复多哈会合的谈判。这是我个人刚刚召开APCE部长会议的印象。 亚洲地区包括日本和中国的经济增长是世界经济的重要的组成部分,现在谈一下我们一方面亚洲的经济增长很多,过去我们是只占世界GDP的3%,现在占了世界经济总量的23%,大家看到20—40年的时间,我们增长这么多,中国和日本的责任也在不断地增加,两个国家的合作也包括同印度的合作对我们来讲都极为重要。我们看GDP,美国占世界的33.7%,我们可以看到,日本占4%。995年,我们看到我们当时占世界经济总量的6.3%,加上美国的GDP,我们差不多占世界体的46%和47%,但是日美两国占GDP的总量降低了,因为我们从97年到2004年我们国家的经济衰退所致。尽管如此,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占9%,所以我们两个国家对亚洲地区和整个世界赖讲,都应该起到重要的责任。 中国的经济增长和中国在亚洲以及世界经济体的贡献,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经济使得亚洲的经济增长得以稳定,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中国GDP和储蓄率相比,超过了40%,除此以外,我们也看到中国的经济一方面高速发展,另外一方面,城乡的差距,环境问题日益严重,我们也看到刚刚制定了“十一五”规划,石油、煤炭和、铜、铁、铁砂等都在世界上增加越来越多,也影响了世界的价格。除此之外,我们看到中国不良贷款也占了越来越大的部分,我们看到的是,一方面中国的经济持续增长,与此同时,我们希望中国的经济对日本的经济和对亚洲地区和世界的经济的影响,中国获得了日本的海外援助50亿日元,除此之外中国获得世界银行00亿贷款,而且得到了亚洲开发银行的60亿贷款,在使用这些贷款的时候,中国继续保持日趋繁重而且经济年均增长0%,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某种意义上中国的支持才使得日本的经济得以恢复。 另外,我们期待中国国际社会当中起什么样的作用呢?我们看它的期望值如何呢?中国、美国、日本、印度和其他一些国家,我们认为应该能够相互沟通交流,以便能够让我们今后经济蓬勃、和谐发展。 最后在我结束发言之前,我愿意指出的是,中日是两国之间的关系进一步促进,对此我愿意做一点评论,我要谈一下有关我们的债券市场行动和日中财务对话以及中国可持续发展,对亚洲和日本以及整个世界的经济增长起着重要的作用和产生巨大的影响。 诸立力: 非常感谢竹本副大臣,日本和中国的伙伴关系对我们地区来讲至关重要,对整个世界经济来讲至关重要,如果可以的话,现在请印度的部长发言,Kapil Sibal参加过东盟会议,参加东盟会议很多年,你们也可以向我们介绍一下,今后如何使东盟和中国的关系更好? Kapil Sibal: 我们谈论全球化的时候,以及今后中国在世界经济起到的作用,谈到这样话题的时候,我认为我们没有说全球化和商业化,任何国家,无论是中国还是印度,啊如果他没有自己的商业化的话,就不可能变成全球化,如果仅仅是商业化没有全球化这是不可能的。我们都知道,从一开始印度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我们一直遵守贸易规则,而且我们希望这种过程能够继续下去,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希望多哈会合能够越早恢复谈判,然而非常遗憾的是,我们现在看到,每个国家我们大家都应该在公平的场地上进行比赛,一方面我们谈逐渐地消除贸易壁垒,在另外一方面,我们也谈到,应该减少补贴,然而我们的形势西方国家获得的好处使自己的能源价格很低,他们的成本很低,这样的话,使得这些国家非常地繁荣,然而我们这些欠发达国家,一方面本来应该得到低的能源成本,现在不得不付很高的能源成本,如何使国际社会在平等的环境之下进行竞争。就印度而言,我们是更加平等更加开放的社会,我们是遵守规则,我们也降低了关税,而且整个体制都是由于绝大多数的私营企业在运行的,这是我们两个国家的区别,我们自己是一个真正的市场经济,我们这种商业化并不是国家政府所推动的,是由私营部门,由印度的这些私营企业家所推动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国家能够进步。我们虽然达不到0%的增长能力,但是我们相信几年之后,我们的年增长率一定会达到0%,我们有能源问题,非常遗憾的是,今天世界的资源,确西安治疗癫痫的中药药方实非常稀少,大多数的国家不得不依靠能源确保能源实现的GDP增长,因此大家都在拼命地满足能源需求,而且这也是国际社会找到能源短缺的方法,我看到中国在过去很多年以来也取得很多的进步,中国参与世界贸易谈判的进程,中国国内也有巨大的问题存在,实际上他们必须解决这些问题,而且找到问题的方案,我们需要帮助中国前进,就像中国在帮助整个世界一样,中国融入世界,贸易和经济体系当中,我觉得中国作这方面做得很好,如果你看到中国以及中国东南亚国家当中的作用,他们非常尊重中国,而且你看到中国在上海合作组织当中起得作用,以及中国在世界贸易组织当中的作用,中国体制会遵守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则,现在中国对美国一家贸易就占40%,印中两国有很多对话,有很多的很多的讨论,如何克服我们自己的贸易壁垒,我们非常高兴,我们现在差不多达到87亿美元的贸易额,今年年底的时候达到200亿,明年中国可能会成为印度的第二个最大的贸易国,差不多可以成为最大的贸易伙伴。 东盟加六国,加上这么多的人口,所以为什么中国和印度不能够成为贸易的伙伴?不能成为世界舞台上的伙伴呢?因为我们要看到两家加在一起有这么多人口存在,毫无疑问我们应该这样做,所以中国应该认识到这一点。看看中国在获取资源怎么样,沙特、伊朗、委内瑞拉,和其他一些国家中国获取资源的方式,中国正在努力建立伙伴关系,正在向世界发放信息,他们愿意遵循贸易的规则,这种规则必须要公平,包括同印度贸易的规则也应该公平,我们两个国家一起结成伙伴关系,同日本、同其他的东盟国家组成伙伴,一起进入世界。但是中国太大了,不太容易,我们知道随着我们前进,我们必须要努力地创造一些解决方案克服挑战,不应该让我们限制自己,我们必须让国家找到自己的解决方案。 中国面临最大的问题以及印度面临最大的问题,我们这种贫困程度以及贫困之间的差异人口巨大,一天生活费不够两美元,我们必须确保胡锦涛主席所讲的话,科学发展观以及和谐社会,这也是印度总理所讲的话,他讲的是平等和增长,我们不能够追求别人的经济模式说,经济增长只是集中在少数人手中,这种模式我们不能够看到经济,只能够让一百万、两百万、一千万人受益,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现在是3亿人口,必须让人民受益,必须对农村进行投资,对网络进行投资,我们需要对农产品和农业进行投资,当然中国和印度需要做大的努力,首先要做的就是对科学技术进行投资,我相信,而且我坚信不疑的是,经济增长的核心就是对科学和技术进行投资,我们希望中国从2006年今后的5年当中,正如中国所讲的那样,中国在今后5年当中减少对外部技术的依赖性降低50%,在今后5年当中,我们希望中国的经济增长是中国对科学技术投资当中的60%带动经济增长,印度也是如此,我们对人力资源发展的投资,如果我们不对科学技术进行投资,我们就不可能获得高增长率,所有投资的核心就是解决方案,科学技术的解决方案,这种科学技术让老百姓能够获得付得起的钱,让印度和中国普通老百姓付得起。为什么印度和中国得不到解决方案,为什么印度和中国自己不能成为世界舞台上的合作伙伴呢?我觉得我们能够。 诸立力: 非常感谢部长,印度和中国的崛起以及日本的复兴,确实给我们提供了非常激动人心的机遇,这个地区对全世界来讲都是如此。 埃及贸工部长Richid M.Rachid,埃及和中国在世界上来讲都是非常密切友好国家,而且在贸易和投资方面,人们也能够知道在今后十年当中,中国将会成为埃及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的崛起,从中国的经济和中国全球义务和责任来讲,你对这个问题有什么样的看法? Richid M.Rachid: 谢谢!我想使用中埃关系作为一个例子给大家讲一讲,中国和亚洲的崛起,具有挑战性的地区,中东地区这方面的问题,大家也知道,埃及和中国有非常长期的、特别特殊的关系,特别是今年,我们在庆祝两国建立外交关系50周年。多年以来,我们都保持非常密切的政治关系和友谊,这些不一定就反映在我们的贸易和经济往来上,在过去的几年当中,我们看到的情况就是中国对埃及的贸易大幅增长,埃及作为中东主要的国家,在贸易伙伴方面更多的是西方国家,像美国占埃及整个贸易额的65%,美国是埃及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但是现在在贸易增长方面,我们同中国的贸易伙伴关系在不断地增长,我们期待着在7、8年之后中国将成为埃及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在我们这个地区其实也不是那么少见的一种现象,我已经率领着一个庞大的代表团到中国访问有7天之久,很多人都是来自埃及的,我们代表团还有其他国家的成员,他们同中国进行资本产品有关建厂方面的协商,并且希望签订这方面的协议,中国不尽向我们提供消费品、电子产品、服装和快速增长的产品,我们现在要讨论的是,建立水泥厂、玻璃厂、造纸厂不同的领域和行业,在这方面中国将给我们提供基本设备、工厂设施以及技术,这就是我们目前关系的状况,它是更加长期的关系,这些工厂将会在今后的20年到25年当中保持生产,我们就需要有一种长期的合作,需要不断地提供技术,而且在很多情况下还需要资金的支持,这是第二个方面的进展。 我们看到第三个进展是,我们看到中国现在正在大规模在我们这个地区进行投资,在非洲、在中东进行投资,保证能源的来源和原材料的来源,我想这并不是短期的交易不是一次性的一锤子的买卖,它是长期的关系,应该建立起这样一种长期的关系,如果我们把所有这些因素放在一起,很显然,中国的影响以及中国的参与在我们这个地区在我们国家来讲都会有所增加,因此我们需要建立起一个新的框架,来实现这种经济的发展和合作,并且要共同实现这种发展和合作,我们必须要保证这是一种双赢的结果,而且在本地,中东地区很多国家来讲,我们不仅仅要从双边的贸易平衡看待这一点,我们必须把它放在更广阔全球范围内,不仅仅是谈到贸易的平衡。在埃及来讲,我们看到中国现在对埃及的投资有所增加,中国在埃及一些不同的领域进行了投资,不仅仅由于埃及本身的市场,而且由于埃及是通向中东和非洲的门户,这一点是更加重要的,大家可以看看,中国同贸易的发展,我们现在看到,中国在过去的三年当中,同中东和非洲的贸易额都翻了一番,中国现在占整个对外贸易投资的0%以上,我们现在看到在这方面我们的关系已经发展成为更加全面的关系,而且也让我们把注意力更多放在如何加强人们之间的了解,两国人们之间需要增加更多的了解,中国人们需要更多了解埃及和中东的情况,中东人们也应该更多了解中国和亚洲所发生的一切,我想在这方面强调一下,这方面相互了解确实有一个空缺,作为工商界的人士,即使在工商界领域我们相互理解也是比较有限,我希望能够保证这种相互理解确实能够不断增强对于我们两国工商界是有益的,对于在这儿所探讨的关系也是有益,这也提出很重要的问题,中国的对外政策和中国在中东地区的参与到底应该是什么。我们在这方面签订了一些协议,中国也将与很多中东国家有一些联系,不管中东还是非洲国家都是如此,我也希望中国的参与应该是能够比今天更深一步,对于我们这个地区也是有益的。前面的协议更多的是要保证一种平衡,是在西欧和美国之间保持一种平衡。现在我们肯定更多的要考虑到中国和亚洲,而且考虑到今后在这些市场上我们所占的份额。能源在这方面是很重要的一点,而且能源在今后也会占非常重要的一个位置。因此,我想对我们来讲,重要的一点是,我们知道我们要使得中东和亚洲地区的关系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而且我们应该看到,亚洲要有一个积极的参与,我前面的同事已经讲到这一点。 此外我们还应该创造一个基础,使得双方在亚洲和中东之间的关系上能够有一个更好的相互理解和沟通,非洲也是如此。这需要双方共同的努力,我们需要建立起相互沟通的桥梁和建立起相互沟通的渠道,使得我们的关系能够发展到新的水平,我想这个感到对双方来讲都是至关重要的。就像前面的发言人一样,WTO和多哈这一轮谈判都是非常追要,我们应该实现这方面的目标,因为这将有利于确立起这个关系,使得这个关系是更加明确和透明的,而且双边的协议也是一个积极的步骤,所以像印度和中国和日本一样,我们也非常希望能够看到多哈会合谈判能够继续进行,因为这是一个发展的一轮谈判,这对很多国家都是有益的,有的时候人们会忘记这是发展一轮谈判,有时候也忘了这是贸易一轮谈判,我们希望发展是这一轮谈判的结果之一,因此我们发展中国家也是非常希望能够看到这种贸易谈判能够继续进行。我想在此强调,这种联系是在我们双方两个地区之间在不断地发展的,在政治领域就这样。我也希望今天这种讨论和论坛以及相互的互访,将会使得两个地区能够进一步加强联系和融合。 诸立力: 谢谢这位埃及的部长。Jean—pierre Lehmann教授,你是在座唯一一个来自欧洲的代表,你前面也听到了,我们的日本同事提到APEC部长他们再次恢复多哈谈判的承诺。我们知道美国在2007年就目前这个达成相关的交易,如果我们不能很快就恢复这个谈判的话,很多双边的协议早就要这之前就达成了,在这之前我们会有一些双边协议,从你的角度来看,特别是考虑到欧盟复杂性,你认为我们需要做到哪些才能够再次回到这个相应的轨道上。 Jean—pierre Lehmann: 谢谢主席,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我首先在回答你问题的时候想指出,我对于APEC是不是真正能够暂时的多哈会合得以恢复有很多疑问的,APEC很多成员都是多哈会合所谓的杀手,包括美国在内,到越南去,带着同样的感情讲这一番话,但是事实上来讲,我刚才讲到美国和另外一个国家他们都是在这方面有着真正影响性的,真正能够参与到贸易谈判的会合当中,就像前面的发言人讲到了,这一轮谈判不仅仅是贸易谈判,象征着全球经济发展的转变的象征,我感到遗憾的是,在我看来,多哈的崩溃,这一轮谈判已经崩溃了。前面已经讲了很多,已经采取促进贸易的做法,明年采取相应的措施,这是很正确的。特别是考虑到美国目前的政治形势,明年有可能实现这方面的目标。我对这一结果感到遗憾,我带给各位是比较悲观的信息,我要看看今天讨论主要的主题,这是老生常谈了,对此表示抱歉,我们站在十字路口,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和二十世一世纪初,全球化发展是不可逆转的进程,我说并不是这样的,其实全球化进程不仅一次受到逆转,为什么你还要这么说呢?美国对此看到是有一种盲目的乐观,一种盲目的自信。但是我想随着多哈会合的失败,已经看到文明之间的冲突等,这都是我们感到担心的,这是人们自以为是的想法,这是非常危险的,前面已经有所提到。 一方面全球化、公司化合作,另一方面是市场分割等等,我们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前进。前面很多发言人提到的东西都是相互矛盾的信号,这应该是那些国际上政治经济学家他们所研究的内容,我在这儿要很快地讲一些,有关现在这个地区的情况。我是法国人,我必须要指出这一点,有的时候人们会说,我在这方面的说话可能是比较鲁莽,不符合一个法国人常规的标准。但是我想说,借此机会非常坦诚不公向我的主持人说几句话,今天上午人们讲到的观点,他们讲得确实是合适的,但是你们也知道,在这个过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在过去的十年当中情况怎么样呢?我想这方面发生的情况是非常重要的一些进展,这对于世界贸易的体系来讲,过去五十年当中它的意义都是非常重大的,我们也知道中国市场发生非常巨大的变化,这是非常了不起的,而且是我们必须要认识到的一点。 回到多哈会合,讲到中国人民,中国怎么样,为什么明天不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因为我知道,中国现在非常愿意开放他们的市场,改变世界贸易的模式,为什么我们现在要谈论这些呢?我想就刚才Kapil Sibal先生讲到的话,我们必须认识到这样的环境,中国正在重新定义全球贸易的模式,完全是这样的,中国是这样的,还有其它这样的地区吗,前面这位埃及部长讲到了,几个月之前,智利、巴西、阿根廷这些人都在探讨中国的影响,他们认为中国的影响是非常大的,而且影响不仅对投资、贸易,促进了他们的增长,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影响。美国媒体上有很多评论都提到了中国以及中国在投资公司方面承担的责任。现在更多为中国人服务,而不是说为欧洲人服务,中国人更多拥有自己的汽车等,但是他们不喜欢这种殖民者。我们现在看到确实是非常剧烈的变化正在发生。中国同任何其他东亚国家都不能相提并论,日本有自己的发展,中国对自己的贸易和开放有自己的市场,刚才说的是好的一面,人们说你并不像一个悲观者,你刚才讲的是非常好的机遇,但是我打的比方就是,就是就像登上舞台非常强健的孩子,但是整个组织是多边贸易的体制,由于中国加入了这个体制,我们需要有一个比较新的、更加有利的多边贸易的体制。不对称性是一个催化剂,这不能够是一种自相贸易的东西,不管是讲到农业还是纺织品等,人们都在说,像孟加拉所支付的关税同美国和法国都是一样的,关税大概是:5,对于体恤衫的出口是一种歧视,像路易威登这样大的牌子都受到保护,这是不对的,在道德上不符合道德标准的,这些就要求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要取消这些不正确的做法,让它成为公平竞争的基础,取消目前贸易体制当中很显然对发展中国家有歧视性的做法,如果有这些发生,当然是不错的做法,我们离这个还有很远的道路,原因就是前面人们都提到的。 有两点是非常重要的,我们非常要小心,在我刚才提到经济大国力量下降方面有一些双重的标准,在历史上,我们看到有一些西方国家和欧洲人到了中国和中国人讲,这是一种双赢的游戏,我们可以进入到你们的市场。但是,我给大家讲三点,说明有一些不同的行为的模式,改变人们的想法。 你们在考虑在全球贸易体制中间,我们可以回顾历史发展,首先我们看一下欧盟,欧盟在2000年的时候推出里斯本议程,在这个日程中间,也提出一些设想,2002年因为胸罩的出口,法国和欧盟和中国发生了贸易争端,这实际上太让人不好意思了,欧盟因为这一点事就开始对中国的贸易战,中国一直出口比较便宜的服装产品和其他的日用品,这就是一个例子,也就是表明了一些地区和国家在调整政策方面的失误。 在美国,7月多哈的会谈,因为有美国、有日本、有欧盟、有印度、有澳大利亚,还有巴西,这是六方,六个国家,后来他们就这个问题进行了讨论,我们可以看到,这六个国家欧盟和美国实际上都没有取消他们对自己出口产品的补贴,上个月美国的贸易代表到中国来,指责中国政府说,在多哈会谈中间,中国应该起到更积极的作用,但实际上谁在把多哈的谈判给杀掉了,给阻隔掉了呢?所以我想最后这样说,这和我今天早上说的也是一致的,而且我一想到这个事我就高血压。我们也和日本贸易部长交谈了这个问题,对日本来说,比如说日本的外长到北京来,他跟北京说,中国人一定要把自己的市场透明度进一步提高,我觉得这简直是不可置信,在场的各位,如果在日本做过商业的话,大家都知道日本的市场是什么意思,实际上是最关闭的市场。所以,这个例子实际上就表明了,这并不是一个定规则的问题。我们看一下,我们所使用的语言,他们的态度,他们所采用双重的标准,不管是美国人、欧洲人、日本人,他们的态度都是让人发人深省的。谢谢。 诸立力: 谢谢教授,作为教授来说,他非常自由,他可以不用外交语言,他可以讲得非常直白,现在我们有请一个真正的外交家上台,中国大使吴建民先生,他从中国的角度看一下外交的观点应该如何看待这件事情。 吴建民: 谢谢诸立力,在我谈到中国关于经济和贸易和外交方面的观点的时候,我想阐明两点,一个就是中国人的生活,今天大家可以到世界各国去,大家可以看到,每一个国家和地区都谈到中国稻米问题,有些人对此表示了非常的担忧,对于中国人来说,我们已经解决了我们在这方面的问题,所以今天我就愿意花一点时间和大家说一下,关于中国产稻米的问题,也就是中国崛起的问题。 首先要谈到中国崛起的问题,现在这也是全世界都在谈到的问题,确实是这样,中国和印度都在崛起,在亚洲,在东盟,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几国也是在上升在崛起,在非洲也是这样的,我们可以看到,埃及的部长Richid M.Rachid,埃及也在崛起,尼日利亚也在崛起,非洲的国家也在崛起,我想人民不应该低估这个现象。 两个月以前,一个埃及商人跟我说,去年他们从中国进口了300辆车,都是中国制造的汽车,但是他们等了20天,这个货都没有到,所以他们让我来帮忙,现在实际上也证明了中埃两国在这方面的乐器,也就是两国现在已经在进行了很多的合作。如果把三个新兴国家的人口加起来达到了33亿,也就是说33亿人民有史以来第一次在世界上崛起,他们的崛起会改变整个世界的面貌,这是非常好的一个现象,我想实际上中国也是这个发展趋势的一部分,中国的崛起,是在东亚崛起的大背景下发生的,我们可以看一下,在五十年代,日本是第一个崛起的国家,之后又有亚洲四小龙、亚洲四虎,然后又有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等国家,后来中国又开始了改革和开放,中国也加入了崛起的趋势,后来印度也加入进来,所以这是一个大的背景,这个背景对于中国的崛起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知道FDI外国直接投资对于中国现代化的过程是非常重要的。 今天中国的FDI外国直接投资已经达到了超过了7000亿美元,这是非常重要的,而且很大一部分从东亚国家来的,为什么呢?因为东亚整个地区的崛起对于中国的崛起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在这方面的想法就是,这是中国崛起最重要的一个特点,这个特点就是要和全世界分享它的增长,这是中国崛起非常重要的一个特点。 在座的也有日本的部长,我们可以看一下日本的经济实际上比中国的经济规模大得多,但是现在中国经济对于世界增长的贡献要比日本大得多,这意味着什么呢?也就是说,中国崛起正在和全球共享这种增长的结果。我们看一下中美之间的关系,我们可以看到,在中国有很多美国的跨国公司,他们都在中国经商,另外美国的消费者实际上也得益于从中国进口非常廉价的产品,在这方面的额度达到700亿,这个贸易额实际上不是一个小数目,它是非常重要的,这就是得益于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所得到的经济增长,这是一个长期的政策。就像邓小平说的,这些政策会至少要保持一百年不变,这是什么意思呢?他的意思就是说,我们欢迎全球化。改革是什么意思呢?也就是说我们要改变自己适应全球化的浪潮。 我作为中国驻欧洲的大使,在欧洲待了九年,很多人都经常问我,中国有什么样的秘密呢,它的经济为什么有这样的活力呢?我就说,中国经济活力的秘密在于我们不断改造自己,改革自己,适应这种不断发展全球化的浪潮,这就是我们的秘密,所以,这种政策是非常重要的,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和平发展的原则。 第二点,很多人低估了多哈谈判的失败,我对多哈也不抱任何乐观的态度,而且我不认为在2008年之前多哈会议取得任何的进展,人们对于农业的津贴,实际上有更深层的理由。我在欧洲待了九年,三年之前才回到中国,我发现中国的心态和欧洲人的心态是完全不同的,对中国人谈到改革的时候,人们都认为这是好事,在中国现在很多成功人士都是由于改革造成的结果,比如说中国的老百姓都喜欢改革,但是在欧洲,人们认为“改革”是一个肮脏的字眼,谁愿意在这种情况下进行改革呢,如果他改革的话,他就有可能丢失他的地位,失去他的地位。我想作为欧洲来说,更深层的理由,作为多哈谈判失败的理由就是,我们如何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呢?作为亚洲的国家,我们应该如何做呢?我们要加强全球的合作,因为在将来的几年,我们都可以看到,这种保护主义是越来越厉害了,所以,我们要进行地区性的合作,比如说0+3、0+7等,为什么不采取这样的办法呢?比方说在东亚,我们可以看一下人民外汇储备都有多少,实际上已经达到了万亿美元,也就是说我们屁股下面坐着上万亿美元,比方在东亚,我们需要改善基础设施今后五年当中,最起码需要一万亿,钱不留向基础设施,如果钱投到哪儿,一定带来巨大的收益,毫无疑问,亚洲的经济表现,我们可以用这笔钱用这件事情做很多的事情。 经济外交。经济外交是什么意思呢?当我驻法国当大使的时候,有一天中国民航总局的局长给我发了一封传真,他说我们希望从非常重要的法国公司那儿获得空管设备,我们总是谈啊谈啊的,没有结果,他们要的价太高,大约差不多一亿两千万、一亿三千万,我们的底线只有一亿美元,这时候大使先生你能够帮助我吗?我问我的公司,给这个公司的老板打电话,当然很客气,见了我面,我知道你想赚钱,你们的公司一定要赚钱才行,不然的话,你的公司就遇到很多的麻烦。如果你赚钱太多,现在是不行,你一点钱都赚不了了。所以,今天上海、北京和广州都想从你这儿买你的空管设备,所以上海、北京、广州买不买呢,相信我们有很多的机场,我们每年可能会0、20、30套设备,你那时候有很大的市场,可是一笔买卖就想赚很多钱,不可能,我就说了这么几句话,这个CEO就回去了,几个月之后,民航总局局长告诉我说,我们的交易谈成了,所以这叫经济外交。经济外交什么意思呢?中国大使不是一个政策决定者,我只是一个促进者,我希望中国将来中国的外交促进中国的公司和世界的公司进行合作,建立一种双赢的局面。谢谢诸位。 诸立力: 非常感谢吴大使,当然作为中国外交学院的院长,这是为今后大使做培训的基地,你所处的位置今后培养经济外交的促进者。我觉得大家同意我们刚才听到演讲都是最高水平的,现在我们开始进行讨论。 我想借此机会问日本的财政副大臣一个问题,对Jean—pierre Lehmann教授提的问题做一个答复,比方说我们尊重APEC部长会议做的决定,希望多哈会合能够重新开展,这是非常复杂的过程。现在您能否向我们介绍一点,我们是否能够有一个比较好的开始呢? 竹本直一: 确实只有几个国家,最后是的我们多哈会合失败了,确实大家进行了很多的讨论,讨论农业的补贴问题,有关农业补贴的问题,大家没有达成一致的意见,我认为所有各方应该聚集在一起,以最为坦率的方式进行讨论,以便能够为将来做设计,而且这种设计应该让每个人都接受的,这也是APEC部长会议需要讨论的内容,而且我们知道月份的时候,也将召开APEC首脑会议。我们知道到下个月的时候,我们将选出新的党首,我们将出现新的总理大臣,所有有关方应该是谈陈一带,讲出自己的观点,如果部长们以这种方式进行谈判,这个时候大家都能够开诚布公,有可能取得成功。我们非常高兴有机会,在今天发言,世界经济论坛享有极高声誉,你们有20年的历史,我们今年曾经主办过一次世界经济论坛的日本会议,我们觉得日本应该做更多的事情,而且我们作为国际社会当中的一员,应该起到更重要的作用,促进讨论,通过讨论我们确实能够取得今后多哈取得成功找到一个成功的解决方案。 诸立力: 我问Jean—pierre Lehmann一个问题,我觉得很多人没有认识到多哈发展会合失败造成多大的损失,我们最好的机会失去了,这样想象一下,如果能够通过发展的会合谈判,大家是否会同意取得一致的部分先做起来? Jean—pierre Lehmann: 但是很多的发展中国家拒绝了这种提法,因为他们说,一块蛋糕还是半块蛋糕,他们把半块蛋糕拒绝了,如果我们看一下世贸组织的历史会发现,我们可以回归到乌拉圭会合,我们可以看到第二次冷战结束的阶段,95世界贸易组织成立是一个阶段,997年我们在新加坡做了一些调整,调整就是把过去乌拉圭调整的结果做了一些调整,后来在新加坡会议之后在西雅图又召开另外一个部长会议,当时会议的目的就是为了让美国人,让欧洲人发起新的一轮会谈,美国人把它称为克林顿会合,有人称为欧洲的会合,不管怎么样,这是大家的想法,好像美国和欧洲的一轮,包括印度人、埃及人只是跟着走,这是大家的想象。实际上,西雅图会议失败了,这是由于外面的游行,除此之外,我们可以看到,幕后还有很多的政治原因,除了游行以外,而且发展中的国家已经对这种情况烦透了,不能让你们两边不管是农业还是其他的东西,好像你们选了一方药,非得让我们发展中国家吃一样,后来就出现了新加坡事宜,这个时候发展中国家认为自己的主权受到了破坏,所以西雅图会议之后,世界贸易组织重新举行会议,迈克.摩尔当时是世贸组织的秘书长说,我们两年以后再开会,看看谁愿意做东道主,大家转一圈,西雅图之后,终于有一个国家卡塔尔说,到我们这儿吧,到多哈来开会吧,因此西雅图和多哈这个时候已经看到了多哈会议宜昌专治癫痫病中心肯定要失败,不一定西雅图的失败,后来出现了9.,当时我们大家都认为有一段“蜜月期”,也就是说多哈会议不一定能失败,会成功,“蜜月”这个词证明很好的关系不能维持很长。2003年在坎昆开了一个会议,这时候发达国家站稳的立场,在会议上这些发达国家他们自己大吃一惊,因为发展中国家自己组成了20集团,这时候他们已经组织起来了,应该发出一个信号,因为我们知道,有各种各样的角色都参与了活动当中,埃及部长和印度部长,你们是主角,我只是一个观察者。我们应该感谢你们,我们虽然没有达成大家所期望的会合谈判的成功,尽管如此多多少少还是取得了一些成绩,我同意吴建民所说的话,我们应该进一步发展多边贸易国际系统,如果这个十年完不成,下一个十年。 提问: 我问竹本副大臣一个问题,日本正在经历各种各样的办法,而且我现在考虑的是两件事,第一,日本的经济过去两三年来,强力的经济反弹,我们知道你们很快要换总理的,你能向我们介绍一下日本今后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呢?在经济和外交阵线上,重点放在亚洲还是放在世界上?中国汇率方面中国会做什么? 竹本直一: 日本会参与全球的外交,大家认识到,今后新的总理大臣可能是安倍,他个人可能是一个说话直率的人,在外交场合也是如此,亚洲的繁荣,中国、印度、日本一起努力,日本我们是在三者当中是老大哥,对年轻的兄弟姐妹来讲,我们必须要确保日本足够的成熟,以便不对其他的一些老弟老妹经济造成不好的影响,包括对中国的经济产生不良的影响。应该加深双方的相互理解,尤其在世界贸易组织论坛上,我们认为进一步加强两者之间的关系是非常有用的,没有一方绝对的满意,我们应该克服双方不信任,如果能实现这一点的话,我们会使整个星球更加繁荣,如果有一方不满意、不高兴,将来出现的问题,我们因此接近一切努力克服这些困难和问题。 Jean—pierre Lehmann: 这个问题非常复杂,一两句话说不清楚,我相信很多人做过讨论、论证等等,我不知道怎么说,我想说的是,看起来在双边关系上,尤其是中美两国,好像最为重要的一个关系,如果你要看有关这方面的,在此我并不是要替日本说话,在八十年代的时候,日本和美国出现贸易争端,我当时正住在日本,当时日元不断被称为价值被低估了,是985年的时候,美国的赤字越来越增加,因为美国不得不因为日元的问题,而所谓赤字越来越多。当时他们认为货币有问题,所以需要解决。对美国而言,欧洲人说了很多话,但是没有人听我们说什么。事实就是如此,贸易的赤字,实际上同货币本身关系并不大,更多同储蓄有关,我相信这就是问题所在。刚才吴建民说,欧洲人不喜欢改革这个词,他说的确实是对的,我觉得美国人希望别人改革来满足美国人的政策制定的需要,但是情况并非如此,他们自己也不想在国内进行任何改革了。 诸立力: 我知道Kapil Sibal你不担心中国的崛起,你觉得中国的崛起对本地区包括对印度来讲都是机会,对你来讲你认为中国的发展日程当中什么最为关键的问题? Kapil Sibal: 最为关键的问题就是,如果在内部把中国的经济开放,如果让中国自己的金融结构更加担负责任,如何让中国自己的内部经济进一步增长,中国的经济现在主要由出口推动,实际上理想来看,经济本身应该是靠国内消费支撑,对中国来说是很大的问题,对印度来讲我们没有这样的问题,我们事实上国内消费大,世界上竞争对手越多,生产单位越高,对经济本身做出的贡献越大,说到底,它还会对世界的经济带来好处。对世界经济挑战来说,如何让更多人参与经济发展,对中国人来讲,内部也是这样的挑战。如果双方都在这种背景下看待这个问题,一方面我们能够推动多边贸易谈判,然而无论是美国还是其他的经济体,好像都并不看好多边贸易的谈判推进,这对中国人来讲也是一个挑战,我认为中国的经济增长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它自己也会从经济秩序当中、经济体制当中获益,这个时候中国经济进一步繁荣,中国人民也会说,我们将对世界贸易体制做出更大的贡献,而且能够使自己的经济更为发展。 诸立力: 我希望在印度月份世界经济论坛首脑会议的时候再继续讨论这个问题。你认为在哪个方面中国进一步崛起参与世界经济和世界经济地缘方面,中国哪些方面是更重要的过程? Richid M.Rachid: 我认为多边谈判对这种谈判当中发展中国家是被冷落了,我们所处的形式是非常困难,我们确实很难实现各自的发展日程,不能在多边贸易大伞之下形成,我们刚才听到了世界贸易组织形成的过程,我们发展中国家总是在弱势地位上,无论是双边地区协议当中。很显然发展中国家同发达国家相比总是处在弱势谈判地位上,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现在看到在贸易体系当中过去五十年以来,一直是不公平的。而且在多哈会合刚刚开始谈判的时候,当时发展中国家或者说多哈发达会合所进行的谈判标志就是重新加强发展中国家集体的地位,让他们能够继续前进,不仅仅往前发展,更多能够更好占取平等竞争的地位。我们现在进行双边和多边的谈判,重要的一点,在亚洲很多国家,我知道很多人在说,亚洲和中东应该建立起相互沟通的桥梁,并且能够建立起同盟和更大规模的市场。前面大使讲到了,现在在中东和非洲的情况都是一样的,现在我们也知道,这方面有七万亿美元的贸易额同亚洲地区进行进一步的发展,我们现在缺失非常重要的机遇,我希望我们和中国、印度和所有的发展中国家一起,能强烈发出这样一个信息,能够给多哈谈判最后一个机会。 诸立力: 我从刚才听到吴大使的讲话当中,您认为中国的崛起不应该让人们感到害怕,中国面临的机会,能够担负起全球性的责任,并且以公平的方式使得中国和地区和全球能够从中受益,你有没有什么最后的讲话? 吴建民: 看中国的时候,看到中国的对外政策记住三个主要的词汇:和平、发展、合作。和平是发展的前提条件,那就是为什么中国要支持和平,中国主张和平解决国际争端。发展,中国所面临的这些问题只有通过发展才能够找到解决答案,对于世界上所面临的问题来讲,有很多问题也是要通过发展加以解决的,中国已经认识到,在全球化的世界当中,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实现现代化,而不需要国际合作,独立地加以实现,武汉哪里的癫痫医院好?因此中国是主张国际合作的,我们需要同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都开展合作,我们确实是需要这种合作,这些合作如何能够是持续的合作,必须保证这种合作是共赢互利的,如果是单项的合作,不可能取得太多的进展,必须是在互利的基础上,我们能够实现很多的进展,能够使得国际合作能够保持它的持续性。 诸立力: 女士们,先生们,我们听到这一番非常有力的讲话,我们听到今天的会议休会武汉小儿癫痫症状,我们感到非常好的参与者、嘉宾,让我们再次感谢我们的演讲嘉宾。

中国纺织网

2


上一篇:无锡四棉组织员工游苏州  下一篇:湖北大型纺企形势好转 期盼棉纱期货早日上市_1

友情链接

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医院  癫痫病能治好吗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北京哪家治疗癫痫病最好  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怎么治疗  癫痫病能治吗  癫痫发作几次  抗癫痫药物的副作用  治疗癫痫病  合肥癫痫医院  浙江癫痫医院  癫痫饮食疗法 

Copyright 2017 http://jx.dhlb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食品机械网(1999-) 版权所有网站地图 备案号:浙ICP备15039727号-63